旅行狮
资深旅友在线俱乐部App

岁月小镇、历史点滴

31755阅读   15喜欢

梁掌球

文:梁掌球(David Lang)

图:Mark Downey


       旅途的最大乐趣在于发现未预知的惊喜,尤其是一段差不多已遗忘的历史篇章重现眼前,更让人有点激动!我在求学时在夏威夷的檀香山度过一年,晓得国父孙中山先生曾在当地最好的Iolani与Punahou College上学;对华人漂洋过海往夏威夷找生活的历史亦略懂一二,也有机会往大岛(Big Island)游历,对该岛变化多端的地理风貌留下深刻印象!但踏足茂宜岛(Maui Island)直至今年(2018)才是第一次,以旅游作家的身份获邀前往采风。


祖母咖啡屋的綠色外墻.jpeg

祖母咖啡屋的绿色外牆


      启程前往茂宜岛前,对该岛所知不多,仅听闻是夏威夷群岛的第二大岛,以前是甘蔗生产地,现在则是出海观鲸的基地和富人度假天堂。我是喜欢发掘小地方,对满街游客的大镇兴趣反而不大。听人说在茂岛中部阿雷阿卡拉睡火山(Haleakala)山麓上Keokea小村的「祖母咖啡屋」(Grandma’s Coffee House)用当地出产的有机咖啡豆鲜磨成咖啡、风景美,所以不用多想便驱车前往。从37号「古剌」公路(Kula Highway)往山走,车道缓缓往上爬,开了约二小时,到达二千八百尺高时,Keokea小村赫然出现!村中心在古剌公路旁的一小段,只有疏落四、五间平房,眨眼便会错过。「祖母咖啡屋」位于9232号单边的一间,门前泊满了车子。


      入内点了咖啡,心想拿往露台边喝边欣赏美丽风景,怎知却大失所望。露台不但细小而且已坐满客人,一半的景观更因一颗大芭蕉树把视野阻隔了!我在空隙间偷偷远望了数眼,觉得景致只不过一般,唯有入内喝完咖啡,不幸味道亦只是一般!失意之余只好往街外走走,反正已来了,但惊喜之事随即发生!


      「祖母咖啡屋」隔邻是一画廊,名为Keokea Gallery,由一中年洋人画家打理。画廊旁是一间杂货铺,门上的招牌大字写着Henry Fong Store,显然是姓方的中国人。再往前走至最后头的一间平房,前面是加油站,而建筑内则是卖花和便利店,店名Ching Store,亦无疑是中国人开的铺!从建筑的外观和周遭的环境来看,这两间应是陈年老店。为什麽会开业在这远在深山的偏僻地方呢?他们的祖先是否从中国远道前来呢?为什麽会挑选生根在茂宜岛?他们背后的故事又有无什麽历史意义呢?一连串的问题涌上心头,我面带微笑地走进Ching Store内,第一眼看到的唯一店员果然是华人,一位年迈的妇人。


80多歲的Francene,見證了小鎮的歲月變遷.jpeg

80多岁的Francene,见证了小镇的岁月变迁


      她名叫Florence,已八十多岁,面容腼腆,但和蔼可亲。她不会说中文,连自己的中文名字也不晓得,只知她的祖先来自南中国,几代均住在夏威夷。她在二十多岁时认识了亦是华裔的丈夫,结婚搬来Keokea至今,一晃亦差不多六十年了。她的先生早于十多年前已逝世,女儿结婚后亦已搬往大城市居住,剩下孤独的她,留守在Ching Store老店。Florence说女儿曾多次邀请她往大城共住,但她不想离去,因已习惯了此地远离尘世,在大都市没有的那份悠閒惬意。她每天面对蓝天淨土,山宽海阔,过着云淡风轻的生活!


      Florence回忆说古剌地区和Keokea镇曾经有高达五百名华裔居民,大多务农;而此地更与国父孙中山先生有段不解之缘,让我大感意外!原来华人劳工早于十九世纪中下旬已踏足夏威夷,在当时生产蓬勃的甘蔗田工作。孙中山的哥哥孙眉在1871年到达檀香山,先当劳工,后来经营生意,长袖善舞,不久便致富。孙中山在1879年十二岁半时第一次到达夏威夷,跟随他兄长并在当地入学。


      孙眉在1881年搬到当时仍处于开发的茂宜岛,首先在卡湖卢伊区(Kahului,现今主要机场所在地)种植甘蔗和开了杂货铺,从广东引入劳工;其后更扩展至古剌,拥有三千九百亩农地和牧场,被称为「古剌王」!古剌出产的薯仔是有名的,由三桅帆船运往三藩市、远销至加州各地!当时加州与茂宜岛商贸频繁,Keokea与位在茂岛西岸边的Kihei和Wailea等港口镇被统称为「Nu Kaleponi」,即「新加利福尼亚州」(New California)的意思。


Keokea小鎮的聖約翰禮拜堂,超過百年歷史.jpeg

Keokea小镇的圣约翰礼拜堂,超过百年历史


      据记录,在1884年,孙中山十八岁那年,他第一次来到茂宜岛。那时孙眉已在该岛富甲一方,而古剌已俨然成为一具规模的中国城(Kula Chinatown),最鼎盛时有七百多华裔劳工在此区。今天仍可看到建于1907年的圣约翰圣公会教堂(St. John’s Episcopal Church,位于8992 Kula Highway),保存良好。这座教会是由侨领Took Shim和来自广东的Yin Chin Shim牧师发起建立,旨在提供一崇拜聚会场所给当地的华人。 教堂外牆上刻有「爱智信力英」五个大字。在我造访那天,堂内没人值日,但大门并无上锁,在签到册上写着:「主的家门为您常开,晚上请关门但不用上锁!」教堂大门前有一片斜坡大草坪,面对无垠的太平洋,在晴天时可清楚看到远处的Molokai、Lanai和Kahoolawe三个岛屿。

由教堂的大門遠望茂宜島外的太平洋.jpeg

由教堂的大门远望茂宜岛外的太平洋


      1895年十月广州黄花岗起义失败后,孙中山和他的母亲、夫人、儿子孙科和两位女儿逃回夏威夷,入住孙眉在古剌的农场。当时是有担心清廷会派刺客去暗杀他,所以比较偏远的古剌成为孙中山及其家人由1896至1907年间的避难所。但他仍为革命事业奔走,以古剌为基地多次往日本、北美和西欧各国发动起义推翻满清政府。


中山公園的大門.jpeg

中山公园的大门


       为了纪念国父与古剌这段历史渊源,茂宜岛的华侨发动建立了「中山公园」 (Sun Yat Sen Park),地点离Keokea往下山方向走约一里,位在古剌公路上的公里标示牌(Mile Marker)十八和十九里之间的右手边,车行太快时会很容易错过。公园于1989年12月12日开幕,入口处的大门牌匾刻有「中山公园」四个大字,由国父的孙女孙穗芳题,两条支柱的对联则是「天下为公、世界大同」。背面的则是「博爱」,左右两柱则刻上「有道德始有国家、有道德始成世界」。园内有孙中山与他哥哥孙眉的铜像,可惜游人不多,茂宜岛旅游局的介绍册子亦没有提及此公园。


Henry Fong雜貨鋪,已經經營了數代.jpeg

Henry Fong杂货铺,已经经营了数代


      Keokea的人口依据2010年人口调查只有一千六百人,居民大多以种植蔬菜水果、经营牧场、伐木和做一些游客生意如骑马逛山为主。很多年轻人因找不到工作而往外迁移,人口流失和老化是个问题。Ching Store的Florence要是有天走不动,而她的女儿又不愿回来打理铺头,她的百年老店恐怕便要关门了!隔邻的Henry Fong杂货店比较好一点,店东是中年的Francene Fong和她的日籍丈夫Kevin Kihara。他们在檀香山认识,结婚后妇唱夫随,回来Keokea接管Francene父亲的杂货铺。在大城长大的Kevin最初不太习惯,但现已完全爱上这宁静的山中小镇。


國父的銅像,遠望太平洋彼岸的中國.jpeg

国父的铜像,远望太平洋彼岸的中国


      孙中山对夏威夷怀有深厚的感情。他在1910年接受记者Albert Taylor访问时说:「夏威夷常在我心中……是我成长和受教育的地方,让我认识现代化文明政府和他们代表的意义。」 光阴荏苒,国父与古剌这段历史岁月也逐渐被澹忘。Keokea的将来命运无人能预料,但在尚有一抹余晖的每天,这座遗世而立的小村好像仍有千言万语急欲向过客一一诉说!

Keokea 详细X

  没有英汉互译结果
  请尝试网页搜索